🍁

hello

占tag抱歉,

我不知道为什么斗技惩罚机制加强了还是那么多烧条的,最恶心的不是烧条

最恶心的是对面快赢了发嘲讽,真的气的我吐奶【???】

占tag抱歉,是我不服输嗯没错,愿意举报的帮忙举报谢谢各位小天使。

再也不想碰斗技了,游戏体验极差...

【双龙组】星辰之境 2

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连宝的第n+1天..难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家?...哪有什么家...  眼前这位神明向他伸出手来, 原本有些抗拒,但是夜色已深,现在这么自己回家未免太危险。男孩的手指便颤巍巍的搭上了一目连的手掌。
  

    男孩的小手正好抓住一目连的手掌一半,一人一神缓缓向海滩的某个方向走去,哪些没能顺利掉进海里的星星,坠到了沙边长满墨绿叶子的无名树角,染上了绿叶的辛香,簌簌而落,正好有几颗掉在他俩头上。

    好在星星打在树叶上瞬间碎裂,落下的只是如同樱花般柔软的碎片,一目连的头发满是星星点点。

   他打趣的笑了笑,知道幻境还没有消失。

  ——男孩还在恐惧着什么。以至于风神朝正确的方向走了好些时间都没能看到自己的神社。

低头看乖乖跟在身边的孩子,好心伸出手轻抹掉哪些碎片。

    "唔...!嘶——"
  

     男孩猛的缩了一下脖子,倒吸一口冷气,手立刻松开一目连,捂着被他拍到的地方。风神的瞳孔也伸缩到了不可置信的宽度。

    男孩的脑袋上,一条狰狞的伤口直逼风神的眼睛,心被狠狠的揪紧般的疼。
   

此时他才仔细观察他的容貌——海蓝的瞳孔里闪烁着星辰,还有一丝委屈与悲伤,嘴角有被打伤的瘀血...手背...额头...青色,紫色,黑色,混杂在一起。大部分是瘀伤,而唯一出血,也是出的最多血的地方,就是头上那道可怖的痕。

    上面的海水尚未干,一滴滴在布满淤青的脸上滑过。刺到伤口,一定很痛吧?

     "天...." 他轻轻触碰这些伤,男孩身子有些想往后退。

     "嘿...不用怕...放松..."他柔声安抚。手指拭去血与水缠在一起。海水刺激了伤口,恐怕愈合后也会留下难愈的疤。

   一目连指尖冰凉抚在伤处舒缓他火辣的痛感,男孩貌似也放松不少,眼前的幻境也渐渐回归真实世界,群星在半空璀璨夺目。
 

    若是花神在...这点伤疤的治愈应该不在话下。风神皱了皱眉,忽的灵光一闪,拳头敲了一下手心。
   
    "我倒是知道一种小妖怪,她们的治愈法术也不比花神大人差的哦...."

   一目连小声道。
 
   "等会到了我的神社,就麻烦她们帮你看看。好吗?乖孩子。"

    两位视线交接,男孩险些感觉被风神墨绿翡翠般无暇的萦绕温柔的目光灼伤。还是自己太久没感觉到过这样的温暖?

   "好的?...."

  男孩垂下头,不知是什么原因。虽然半信半疑,但忘却了海水的冰冷,仅留下风神的体温。

  
  

相拥而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抑郁、寡言、什么都不喜欢了——是没有勇气喜欢什么东西。只要做其中的某一件
【自己喜欢的事】就感觉

  呵,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一样。
  

   我被她从 鏡 中缓缓拉出,她纤细洁白的手指轻拈着我的羽毛,像是触电般颤抖了一下身子。

  "放松...."

  吐息

她一步步往后退。先是我的羽翼,再是肩膀,头部,直至整个身体。出来的瞬间只感觉冰冷的空气嘴灌进体内,席卷整个胸腔,是我的体质天生畏寒,还是这个世界本身就是没有一丝温度...

   唯有她的体温在我看来是那么地难寻。我的翅膀胡乱慌张的摸索,我在害怕什么呢。我碰到她的肩膀,把她搂到自己的羽翼之下,孩子找到了珍贵的宝物般紧拥。她像是睡着了,睫毛随着呼吸有规律的颤动。

     刚刚出来的时候,自己就感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疲惫感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将身体的力气抽丝剥茧般缓慢而毫不间歇的抽走。

   身体失去重心向侧面倒去,翅膀正好能拢住那个和自己相差不太大的身板。皎洁的月光下,羽毛泛着极淡的光晕。我吻她的睫毛,自己也闭上了眸子。

  只想酣梦一场。


【一目连x荒】星辰之境

      海浪 ,月夜星河。

      拍在他的脚踝,踩在软沙上,浪花略微的浸湿了他垂下的衣袖。海风将他披在肩头的头发撩起,白净的脖颈露出一块赤红的妖纹,一直落入线条明显的锁骨——风神特有的印记。

    这缕风一点一点地灌进衣袖,让他的身体传来一阵寒意揪着外衣的手紧了紧,抬头看见满目星光灿烂,嘴角也为这般美好扬起一点弧度。左目在不经意间瞥见不远处,本沿着海岸线滑行的流星突然脱离星轨,直直的坠入海里。

    紧接着是第二颗,第三颗,上千颗星烁纷纷脱离夜空,拖着火光,坠落。

   风神对这不该发生的景象感到不知所措,眼瞳紧紧盯着跌进水里的星星。

    它们又浮上海面,被海潮,推到了岸上,漂到风神的脚边。

     他将披风的后半截撩到胸前,防止俯下身时衣服被打湿。一颗星星被手轻柔地托起,天上掉下来的,还发散着温热的光,细长的睫毛扑闪着,细细打量这天降之物。

   另一只手想触碰,却在触碰的瞬间破碎...像玻璃般...破碎了...星星之火熄灭,碎片从指尖滑落,变成了平凡普通的沙子。

   这....怎么会...

     他又去寻其他迷失方向的星星,都是如此....有的能勉强被捧在手心,有的一碰即碎。

    这等事不应该发生....想必又是误入某位大人的幻境罢。

        
一目连抬头望向夜空,星星们似乎在低声啜泣。

      你何必这样呢....

    他回头看着那位脸上淌泪的少年,走到他身前,脱下披风给他裹上。他扑到他的怀里,紧紧拥抱着,身体不住的颤抖。一目连回以紧拥,手轻轻拍他的背,被海水浸湿的身体...如此冰凉。

     好了。跟我,回家吧。
   

DN -闇曜-

    🎆



他们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,暗用火柴擦出一抹淡光,把它移到蜡烛边,烛泪滴在木桌上,把蜡烛固定住后,他望着火焰咬着烛心感到很满意。

光亮不足以照亮整个房间,曜正坐在床上,被子盖住了他的下身,凌乱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左眼,面纱在他的呼吸中有规律的颤动

暗走到曜的身边,坐下,用手轻抚着他冰凉白皙的脸

"我就睡在你对面的房间。"

他凑近他的耳边

"如果有哪里不舒服...一定要找我.."

"我不会有事.."

曜的声音稍微大了一些,嘶哑的声线也更为明显

"...我比你更清楚我自己的身体状况,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,我自己会处理好的。"

暗着笑,往枕头上施下法术后帮曜摘下面纱,在他嘴角边烙下一个吻。

"晚安。"

童男x小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-魂之祭献-终

继续后妈,小天使前期镜姬弹死茨木木
...后期地藏保护家人
现在准备5星...
带个薙魂配合被动减伤帮挡刀子应该可以...

不不不我爱童男xwww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x

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童男的声音渐渐小了,但金灿的瞳孔里却告诉小鹿,他已经做好了重新化回纸人觉悟。

小鹿脑中遍又一遍地回放着,童男在斗技场上的战绩。

斗技场上,一直都是童男在中间打主力,小鹿唯有在身后看着他们,续命,灵魂祭献,小小的身躯撑起式神们的魂魄,周身燃起幽蓝的妖火,同伴们重新站上场,而童男的位置,留下一朵血红的花火。

对方,投降。

小鹿本以为自己是最弱的式神。童男却用软乎乎的翅膀拍拍他:

"你只是保护同伴的方法,和其他妖怪不同罢了。"

"小鹿,我们是一样的呢,明明都被视为弱者,自己却想要保护每一个人。"

可惜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了,续命被削,复活被削。

那朵猩红的火花熄灭了。

现在斗技场上,用鲜血淋漓的羽翼挡着猛烈的攻击。沉重的呼吸,究竟承受了多少的伤痛?




如今又变成杂草 ,垃圾 ,
而已啊。

吃了他?怎么可能?

"就今天,童男,帮小鹿升五星。"

家主大人的命令。


眼前他依旧站在小鹿面前,脸上只有无畏。小鹿咽下一口唾沫,说道

"我...是不会那么做的.."

"家住大人最喜欢的,是你,小鹿,一直都很喜欢你..."

童男用脸蹭蹭小鹿的腿,实在腾不出翅膀拍拍小鹿的脸,不过他也拍不到。

"我之前也是祭献自己复活同伴们,现在我用我的所有妖力,帮你变得更强大,也是在做我之前所做的啊。"


只是我再也回不来了。


视线模糊不清,带着体温的泪从小鹿脸颊滑落,冰冷的风又让泪变得刺骨,眼前小小的一抹蓝,像不堪一击的火苗,风吹即散。

小鹿听到童男轻轻松松说出这一番话,心里一急,拍掉了他翅膀里抱着的达摩,纤细的手指帮童男理了理稍微凌乱的羽毛,把他紧紧抱在怀里。


毛茸茸的



    "我绝对不会吃你的..!拜托你...童男大人,我和大家主好好聊聊...我可以不用麻烦姑姑..我可以自己带一只达摩出来的..!"

眼泪沾湿了漂亮的绒羽。

童男无奈的,扯出一抹笑。心里想的是什么呢,妹妹才刚刚出生不是吗,没时间看着她长大了啊...姑姑鸟带达摩会不会很累...草儿也才刚发芽...作为家里年龄最的式神,要操心的东西太多太多。

看着夜色越发深了,没时间了。


"乖。小鹿。"

式神育成,开始。

"我愿用我所有妖力,
灵蝶...召来。"


童男低吟着,小鹿一边喊着住手,一边抱着童男,生理盐水止不住的融化在雪里。

蓝色的鸟儿,身躯渐渐化为金黄的光粒,浮到空中,拥着小鹿,他哭喊着,用沾满泪水的手去抓,想把它们带回家去

但指尖碰到光点的那一刻它们和他融为一体。


End🎆

童男x小鹿

          - 魂之祭献-

童男是家里的大家主,从刚开始玩一直陪我斗技翻盘到现在,小鹿是最喜欢的ssr【x明明是觉得最好看的嗯】
想试试这两只在一起会怎么样x
【其实是后妈,玻璃渣渣】

小x学x生x文x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Go

"跟我来。"

童男轻舞着羽翼,白发边含着微微温度的火苗,小鹿时不时会凑近嗅嗅,即使不是自己喜欢的青草味,至少能让自己冰冷的脸沾上一点点温度。

青绿的幽蝶围在小鹿身边,衬着洁白的雪。又似乎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般飞走

"童男大人带我来此处..是为何..."

"觉醒。"

童男开口道

"家里需要你的能力,小鹿。觉醒了的话,你就可以代替我上场..."

他淡淡的说道,手心现出水锦鲤和天雷鼓,小小的闪电让童男粉嫩的小手生疼。

"哎?...代替童男大人?.."

小鹿脸上布着不安和疑惑

"嗯..."

童男慢慢走近小鹿,爪子轻轻地抓着松松软软雪。

"啊...请稍稍把头靠过来吧。"

小鹿跪坐在地上,俯下身,童男两只小爪子微微踮起,才能勉强碰到他的额头。

嘴里吐出不知名的咒语,小鹿脸颊边的妖纹渐渐褪去,在额头显现出一抹朱红,银丝缕缕从额前越来越长,捶在肩上。

夜愈寒,心愈冷。

森林里只剩童男头上微弱的火光。

还有幽蝶,翩翩飞舞在小鹿身旁,落在他被冻红的鼻子上,却又立刻躲到一旁

"果然你的力量还是不够吗.."

童男摇头,低吟道。微蹙眉,他抖抖翅膀,一咕溜滚出三只火红的招福达摩。那是姑获鸟辛辛苦苦孵大的达摩蛋,本来只有三星的达摩蛋,被童男抓去结界育成养着,又逮了一群小达摩,在结界里放羊似的养,终于升了四星。

但升五星需要4只四星达摩呢

童男把三只又圆又沉的达摩抱在胸前,面对小鹿

"请吃。"

平静的吐出两个字

小鹿有些不知所措

"啊...不好意思.."

童男清了清嗓子,继续说道

"我的意思是,请把我和这些达摩一起吃了吧,小鹿....小鹿大人。"
















内心..复杂..

孟婆和傀儡师加强了,孟婆的大招有90%(+效果命中)

使目标沉默

并有25(+效果命中)使其他目标沉默

我刚把抽到的4星孟婆给喂了

还有小鹿皮肤建模真的让我大失所望真的_(:з」∠)_

红色茨木是朋友家的..
.我已经脑补出双茨木x雪女了这一定是新的邪教x